杨升庵与内江人的交际略考

【时间: 2019-01-05 09:32 】【字号:

文艺的交际

杨升庵一生著作丰硕,其中不少作品与内江及内江人关联,在内江圣水寺摩崖曾有杨升庵《过圣水寺赠赵大洲》石刻题诗,这些形成了与内江及内江人的文艺方面交际。

杨升庵与内江人文艺的交际最亲密的应该是张潮了。正德十五年(1520)九月九日,杨升庵与翰林院同仁、诗友张潮等有游彭门之约,因病未能赴会,有《庚辰九日闻金鹤卿、张惟信有彭门之会,疾不克陪》诗纪其事。

嘉靖二年(1523)夏,杨升庵在馆阁与张潮小饮,探题赋《玉壶冰》诗。张潮一次因公出京并回家探望母亲,杨升庵赋有《送张惟信册封唐邸因归省母》诗,描写了张潮受命办完“册封唐邸”差事后,急忙过峡入川回家与母亲欢聚的情景。杨升庵不仅与张潮有深厚的情谊,也佩服张潮的诗,就有了“次韵”的唱和。如《惟信朱晓早发至古店回诗见寄次韵》《次韵惟信送客东郊》《庆成宴次张惟信韵》《次张惟信留别韵》等等,此外,杨升庵更与张潮合作有“同赋”诗,如《春郊得紫字张惟信同赋》,他们春天相约郊游,拈的“紫”字为题合作赋诗,吟出了紫色的世界。

可以说,杨升庵与张潮的交往是非常快乐的,情谊是真挚的,是少有的知音。可是,这样的日子不长,随着杨升庵谪贬云南便再没有了,永远成为思念。最能够体现他与张潮的情谊和思念的应该是《<怀音篇>寄张惟信学士》了。全诗为五古长律达90言,这在杨升庵的诗中是极少有的。在诗中体现了杨升庵谪贬滇南,忆及知音张潮,充满了在滇边异地思念家乡与故人之抑郁情怀。虽然能够回乡的日子还比较长,但是我还是非常期待回来与你一起聚会探讨。这种情谊和悲壮无不催人泪下。

杨升庵与内江人文艺交际很密切的还有高公韶。高公韶(1480—1564),字太和,号三峰,《四川通志》云:年十八中举。弘治十八年(1505)乙丑科进士,授抚州(今属江西)推官。正德中征为御史,巡按河南、东粤,秉正嫉邪。还京,疏论王琼被诬,谪云南富民县典史,在县置馆延师,教其子弟,风俗为之一变。嘉靖改元,诏复御史。会有疑案,公韶力剖其枉,全活千人。后以母疾归。复起历任云南大理知府、云南布政使、广西、江西等省巡抚,升户部右侍郎。后致仕归里,优游林下二十年,著有《内江志补遗》《读史钞》《高氏家训》诸书行世。

编辑:杨芳
记者:叶自明  
极速赛车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 |